4008云顶集团-云顶集团登录官网

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4008云顶集团 > 新闻中心 > 专家观点

一个价值千亿的非车市场,“保险人”和“安全人”的最后救赎?

发布时间:2019-11-26 16:40:15    编辑:

 

 

车险,作为占据财产险市场八成份额的第一大险种,被称为广大保险公司“吃饭业务”和“保命业务”,一直是保险咨询服务行业的兵家必争之地,但随着市场、政策和格局调整,车险业务愈发难做,中小险企举步维艰。

尤其是近两年,车险业务竞争日趋惨烈,一片红海厮杀赤膊上阵多败具伤,与之同时“非车”业务又迟迟打不开局面,保险咨询服务行业颇有几分“凛冬将至”的味道,进入了“年年都很难,今年特别难”的循环,各类保险咨询服务的从业主体纷纷探寻救赎之路。

 

与之相似的是安全技术咨询服务行业,他们也亟待从传统安全评价、评审、项目咨询类业务转型,因为传统资质类业务也是陷入了同质化、低价化、白热化竞争阶段,他们也需要通过新业务模式来开拓市场,保证生存。这两个貌似不相干的行业却陷入了同样的困境,这究竟是机缘巧合还是命中注定?

 

今天,我们就给大家打开一个全新的非车险市场——安责险,价值千亿,一片蓝海,政策强驱,市场刚需,俨然成为未来风险管理咨询服务的不二选择。

 


01

安责险”,一个大家耳熟能详却又似乎讳莫如深的名字。

 

安责险”作为交强险、疫苗责任险后的第三个强制责任保险制度,近年来一直是市场广泛关注的焦点险种。因为大家都明白,从我国短暂的保险历史进程看,每一个强制政策险种的推出,都会给行业带来一场剧变。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安责险”自不例外,与我国人车相关险种市场高度饱和不同,安责险、企财险等与企业相关险种反成了一片广阔蓝海,我们仅以“安责险”为例,八大高危行业就业人数8000万、每人每年保费300元测算,中国安全生产责任险市场保费保守估计也达240亿元。如果加上企财险、机损险、财产综合险、团体意外险等企业其他相关险种,这将是一个数以千亿计的巨大市场。

 

尤其是今年8月,国家应急管理部发布了《安全生产责任保险事故预防技术服务规范》,对保险机构开展事故预防技术服务工作进行规范引导,标志着保险风控服务与安全生产工作有机融合,安全生产利益共同体体制建设趋于成熟。

 

《规范》的发布实施对于安责险无疑是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也许在保险同行看来错愕不已,想不通政府缘何突赠了这样一份“巨大蛋糕”,但在安全技术服务行业看来却是意料之事,因为传统的通过购买保险产品提供风险保障、事后被动理赔的初级风险管理服务模式,已经很难满足当前安全形势的发展要求,也无法满足企业的实际需求了。

 

尤其是今年来,从“响水爆炸”到“义马爆炸”,无一不让我们痛心。痛定思痛,我们更是陷入一种反思,在当前的安全事故难以有效遏制的形势之下,在当下安全管理瓶颈亟待突破之下,甚至个别行业领域凸显系统性风险的背景之下,我们究竟该如何突破困境,突出重围,真正找到一条风险环节全程管理解决之道,这无疑成了当前全社会共同面临的一大难题。

 

《规范》将于2020年2月1日正式实施。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必将是一个全新时代的开始,不论对于保险咨询服务行业,还是安全技术咨询服务行业!

 


保险理应在企业的风险控制中发挥绝对作用”,这个命题或许很多人并不苟同,但是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看,站在保险行业的宏观发展历程,其实不难发现这句话的真谛。

 

保险,顾名思义 ,就是通过防范机制,保障风险无虞,其本质是风险管理的一种基本方法,主要发挥的就是资金融通、损失补偿、风险转移等重要作用。保险最早源于中世纪欧洲的海上借贷,因为当时海上探险和淘金是社会的一种潮流,所以互助形式的冒险借贷就应运而生了,从保险的起源我们不难看出,其诞生之初就是用来“管理和转移风险的”。尤其是18世纪末到19世纪中期,英、法、德等国相继完成了工业革命,机器生产代替手工操作,大量生产加工型工厂的产生,企业安全生产的现实需求日趋强烈,使这些厂区对保险的需求也日趋迫切,因此以生产厂房为标的的“火灾保险”应时而生,这可以说是欧美最早的保险形态。

1871年芝加哥一场工业园的大火造成1.5亿美元损失,其中保险公司赔付1亿元,可见当时火灾保险承保面之广。从中我们也不难看出,保险从前发展历程上讲应该说是与安全生产息息相关的,甚至就说是量身打造也不为过。

 

 

所以,欧美国家安全生产责任保险是高度强制的普及性险种,从保险公司到生产型企业的保险意识极强,保险风控服务发挥着事故预防、风险管理和风险转移的重要作用。同时,由于保险公司作为事故预防和风险管理的受托主体,他们在保障安全生产方面不敢有须臾懈怠,和第三方风险管理机构共同为企业风险管理筑牢屏障。对于企业来说,他们可以通过保险来享有专业的风控服务,同时也能有效的规避和转移风险。

然而,在我国保险发挥的企业风控作用却一直有限,一方面是由于我国保险事业整体发展较晚,尚未能建立能够被大众广为接受的保险风控制度,顺畅的工作机制、合理的保险费率、及时的保险理赔等等还需要政策引导、政府推动和市场运作。另一方面,从保险所服务的行业角度来看,生产安全事故具有其自身规律,偶然性、突发性、隐蔽性等特点使事故发生的可能性和后果都难以确定,企业安全生产风险风控数据又无法可视化管理和量化分析,同时第三方安全机构发挥风控作用相对有限,因此也决定了企业保险风控工作实施的“缓慢而决绝”。

 

其实,我们透过“安责险”在中国的发展历程不难一窥究竟。

 

我国在2004年1月《工伤保险条例》公布,雇主责任保险逐渐成为社会强制保险,但这其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探索阶段,直到2014年《安全生产法》的修订版中首次提出“国家鼓励生产经营单位投保安全生产责任保险”的概念,安责险进入了“弯道超车”阶段。2016年12月18日,《关于推进安全生产领域改革的发展意见》取消安全生产风险抵押金制度,明确提出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制度;2017年12月12日,《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实施办法》实施,对安责险的实施范围和规范有了进一步明确;再至2019年2月19日,《安全生产法修正草案》的公布,安责险才正式成为交强险、疫苗责任险后的第三个在法律层面制定、实施与推广的强制责任保险制度。

 

从安责险在我国的曲折发展历程当中,我们不难看到这里面的“博弈与平衡”。

 

各地区、各保险公司之间发展不平衡,有的缺乏制度设计,将安责险简单地理解为一般意义上的保险,预防服务的功能发挥不充分;一些地方和单位只卖保险,没有服务,或是事故预防和隐患排查开展的流于形式,发方法不多,较为低级,提供不了真正的技术服务;同时某些地区、某些单位只追求数量,不关心质量,行政干预多,市场机制没有保证,存在低价低质等现象,导致生产经营单位对安责险存在抵触心理。

 

诸如此些无疑形成了恶性循环,导致“安责险”迟迟难以落实落地。

 

直到8月27日,应急管理部发布《安全生产责任保险事故预防技术服务规范》,明确了服务的强制性原则,规定保险机构应按照合同约定为投保单位提供服务,不应以任何理由拒绝履行服务义务,且不应向投保单位另行收取费用。同时,要求投保单位主动配合保险机构开展事故预防服务。

 

至此,一切相关争议都趋于平寂,一个全新时代呼之欲出。

 

毋庸置疑,《安全生产责任保险事故预防技术服务规范》的发布,将是对沉珂旧弊的一次全面亮剑,对于广大保险咨询服务机构和安全技术咨询服务机构,这将是一次重要的历史转折,甚至是将来企业风险管理咨询服务的唯一解决之道。

02

保险和安全,其实都有一个共通的释义--风险管理与控制,也就是风控,然而从事保险咨询服务行业的人和从事安全咨询服务行业的人却又有诸多不同。

如果说“安全人”是天底下最为老实的一帮人,那么保险人是天底下最为聪明的一帮人。“安全人”的老实是一种职业习惯,他们大多都是技术出身,思维习惯性囿于各类条条框框和规章制度,做事情往往是后知后觉和踟蹰观望,对于市场普遍谨小慎微;“保险人”则完全不同,他们往往具有明锐的嗅觉,对于市场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是异常敏感,然而过犹不及的是,他们对于风险和预期收益比较却是锱铢必较、格外在意。

 

所以,当一群“聪明人”碰上一群“老实人”,他们往往不是那么来电。面对“安责险”及其相关市场如此巨大的诱惑,尽管大家都是蠢蠢欲动,但似乎又有些自己的“难言之隐”:

 

其一,行业壁垒有待突破。与其他险种不同,“安责险”不是一个单纯的事故理赔和风险保障金,还包含建立安全生产防灾防损服务制度,开展安全生产和职业病防治宣传教育培训、安全风险辨识、评估和安全评价等7项事故预防工作。所以说安责险,不仅仅是一种保险,更是一个综合性服务!

然而两个行业尚存在一定壁垒,第三方服务机构对于事故预防服务轻车熟路,对于保险业务的推进开展却是无从下手。保险公司提供事故理赔和风险保障金信手拈来,易如反掌,让其提供安全生产和职业病防治宣传教育培训、安全风险辨识等7项事故预防服务,那可比登天还难。所以说安责险的实施是跨行业、跨专业,城墙高、鸿沟多深,可想而知。

其二、费用收支比例难以界定。尽管安责险服务标准出台,但是其中很多服务标准依然是概念性的笼统的,事故预防费用列支比例没有明确界定,无疑是大家的头疼之事。尽管国家层面已经制定了较为健全的安全生产标准体系,但在各行各业,安全生产风险辨识千差万别,安全生产隐患排查方式多种多样,安全评价内容不同,制度不同,标准不同,直接导致服务价格的不同,无法形成体系化、规范化、制度化,最终导致事故预防费用与保费比例无法清晰界定。

其三、与现存体系的关系。保险风控服务为企业开展的安全生产标准化建设评估服务与相关政府监管部门组织开展的安全生产标准化建设体系是否重复,会不会出现,保险公司先为企业开展一系列安全生产标准化建设,再接受政府相关监管部门评审、鉴定。且不说保险公司与政府相关监管部门在安全生产标准化体系建设评估工作上的重复,保险公司与监管部门分别开展的安全生产标准化建设评估工作内容、标准是否一致?如不一致,企业又如何开展相关工作以适从保险公司和监管部门?

其四,相互之间的不信任。正如我们上文提及的,这是聪明人和老实人之间的一场博弈,聪明人嫌老实人木讷,老实人嫌聪明人狡黠。由于信息不畅通和固有的偏见,尤其是我国第三方服务发展时间尚短未形成规模化,导致保险公司对第三方安全服务机构的风控能力疑虑重重。同时,由于市场环境和社会风气的影响,第三方服务机构对于保险公司也存在较大戒备心理,不愿开诚布公全力以赴。这种固有的偏见如能消除,双方共推共进、共谋大事指日可待。

 

其五,风险管理系统发展滞后。由于行业的特殊性,保险公司的风控服务特别重视标准化、流程化和可视化管理,对于企业的风险大数据管理尤为重视。毕竟很多时候投保理赔都是“唯事实说话,唯数据说话”,但从前期和目前实践看,安全生产事故预防服务的科技含量较低,全程风险管理系统开发程度和应用程度还较落后,这也导致了事故预防规范化、标准化、流程化开展相对滞后。这其中的难点就是安全技术服务对象种类繁杂,服务内容、方式方法、工具手段差异比较大,建设安全理论筑基的信息系统难度较大,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分析等技术的应用也就无从谈起了。

 

综上所述,五大难题成了横在二者心头的五大困惑,虽然大家觊觎已久,虎视眈眈,然而面对这么一块送到嘴边的蛋糕却又不知如何下口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