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mg5p2"><strong id="mg5p2"></strong></tr>
  • <table id="mg5p2"><ruby id="mg5p2"></ruby></table>
    <td id="mg5p2"><option id="mg5p2"><ol id="mg5p2"></ol></option></td>

    <td id="mg5p2"></td>
      <td id="mg5p2"><noscript id="mg5p2"></noscript></td>
      <pre id="mg5p2"><noscript id="mg5p2"></noscript></pre>

      <pre id="mg5p2"></pre>

        去年國慶火爆朋友圈的話(國慶節好話發朋友圈)

        1959年,祖國迎來10年慶典,我10歲。那一年北京落成了10大建筑。我們在北京曾有個家,住址在絨線胡同,這時那條胡同被人民大會堂替代了,那個宏偉的建筑覆蓋了十幾條胡同。父親說,等放暑假了,帶你去看看。他買回兩張郵票,一張8分面值的人民大會堂外景,一張10分面值的大會堂內景,多年后我才明白他的用意,那是他對一個家和一個國的紀念。直到年底我才通過年畫看到那10大建筑,有:天安門廣場東西兩側的革命歷史博物館、人民大會堂、長安街上的民族文化宮,玉淵潭畔的軍博,還有北京火車站、美術館、農業展覽館、工人體育場、民族飯店、釣魚臺國賓館。我們心中的首都已經不再是一個古老的皇城,它走進現代的歷史風云。

        那一年國慶節,我們還是在濟南度過的。父親交給我一塊錢,囑咐我到新華電影院去買三張電影票。他是個京劇迷,梅蘭芳先生,馬連良先生到此演出,30塊錢一張票,那幾乎是一個人的月薪,他是一定要去的,卻從不進電影院,他要看的電影叫《東方紅》。我從舊軍門巷南口排到票房,排了一個小時,好不容易買到三張票,還是半夜場,從那場電影開始,我率先明白了什么叫大型舞蹈史詩,也從銀幕上認識了那些藝術家,認識了這個世界到來前那股驚心動魄的潮流。

        轉眼過去二十年。少年時代,每逢10月我就會被學生會派去出全校的黑板報,用彩色粉筆迎接這個英雄的十月。進入工作崗位,十月前夕仍是我最忙碌的季節,還是為我的單位出黑板報,往往忙到很晚才能回家。我曾比較過國慶和春節這兩個假日,國慶節歡快而嚴肅;春節呢,就無拘無束了。就在這一年的夏天我被借調到武裝部搞地方武裝的宣傳工作,用今天的話說,就是寫反映民兵隊伍建設的報告文學。那是一個撥亂反正的年代,各種思想激烈地撞擊,什么是馬克思主義的真理?如何檢驗真理?全黨進行大討論。經濟發展提到全黨工作前所未有的高度,宣傳工作敏銳又要有正確的導向性。身處企業的我們,站在經濟工作的最前線,如何在大力發展經濟的前提下堅持武裝建設是我們的宣傳重點。

        那個時期,一切工作都要評比,武裝部宣傳科在軍分區的評比指標就是上稿率,在《解放軍報》發表通訊報道是武裝部宣傳工作的重中之重。為了能上軍報,各路神仙各顯其能。不知哪路高人就想出一個主意來,稿件不再郵寄,而是直接到北京送稿。恰恰那個時候首都控制入京人員,沒有大事不進京,實在要進京,需持省級黨委的介紹信,不是非赴京不可的工作,一律不予放行,否則你進了北京也沒地方入住。

        這一下可倒好,連北京的小旅館都牛起來。你辦理入住登記,人家問你:有介紹信嗎?

        有。你趕緊把介紹信遞上去。

        人家一看,又給你扔回來:你這是單位介紹信,不行!

        怎么不行?

        要省級的,你們那里沒傳達嗎?

        你趕緊給人家說好話:同志,通融一下,您不讓我住,我不就得露宿街頭嗎?我確實是來京辦事的,不是玩的!

        人家白了他一眼:快走吧,別磨嘴皮子了,說下天來也沒用!

        送稿算什么磨下天來的大事呢?宣傳科一位干事找到我,問,你家不是北京的嗎?

        我說,我那算什么家呀。

        他說,現在有一個任務……

        我一聽就樂了,上北京?你早說呀,咱沒有家還沒有朋友嗎,一家住一天也能保證你住一個月!

        就這樣,國慶三十年前夕我和那位干事去了北京。公事咱就別在私人場合下聊了。不是住宿難嗎,咱就說住宿。

        從北京站下車,我轉到前門買了點老北京吃食,提溜著來到西城辟才胡同,您可別小看了這條胡同,齊白石他老人家在里邊住著哪。我當然不敢拍人家那個大門,直接進了南千章,那里住著我的董大爺。

        董大爺是我父親的摯友,見到我,十分吃驚:你怎么來了?

        我說,投奔您來了。

        老爺子抬頭看見我身后還站著一位穿軍裝的,更摸不著勺子把了,問:你們這是……

        我說,沒地兒住了,想上您這兒將就一宿。

        老爺子笑了:幾個人?

        我說,就我倆,多了您這里也住不開。

        老爺子問:你媽她好嗎?

        我說,回大爺的話,還硬朗。

        老爺子說,硬朗就好!說著看了一眼墻上的鏡框,鏡框里的遺像是董大娘,我媽的摯友。順著他老人家的眼光,我看到墻上的另一張照片,那是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的一個畫面,郭蘭英一身陜北紅衣,手持花籃在演唱,她身后是一群伴舞的陜北姑娘。不是招粘畫而是一張巨大的照片,老爺子問,你看什么呢?我說,這不是《東方紅》嗎?老爺子指著后面一位姑娘說,這位就是你二姐。原來是這樣。我忙問:我二姐現在在哪里?老爺子說,東方歌舞團,不過,跳不動了。

        老爺子看看墻上的掛鐘,說,今兒宿來不及了,在我這里將就將就,明兒個我讓你大哥送你們去鐵道部招待所住,他有辦法。說完出去到電話亭打了一個電話。

        第二天,董大哥趕回家接我們,鐵道部招待所在苜蓿地,要到西單乘公交車前往,剛出大門,碰上一位騎摩托車的,董大哥一見,連忙止步寒暄,聊的親熱。我看那輛摩托車,雪白,小巧無比,我們濟南滿街“黑老鴰”,從沒見過這么精致的車,禁不住地贊揚道:這車真好!什么牌子?

        騎車人告訴我,這是鈴木,從日本大使館淘換來的。

        怪不得呢,日本的玩意兒??!

        那人說,不打擾了,你們快趕路。說罷,一踩油門,揚長而去。待他走遠了,董大哥問我:認識他嗎?

        我哪認識你這些北京哥們呀?

        董大哥說,梅葆玖。

        壹點號孫葆元墨寓

        去年國慶火爆朋友圈的話(國慶節好話發朋友圈)

        版權聲明: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不擁有所有權,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如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侵權/違法違規的內容, 請發送郵件至 86345@qq.com 舉報,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9日 18:15
        下一篇 2022年4月19日 18:16

        相關推薦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我和饥渴的老熟妇
      1. <tr id="mg5p2"><strong id="mg5p2"></strong></tr>
      2. <table id="mg5p2"><ruby id="mg5p2"></ruby></table>
        <td id="mg5p2"><option id="mg5p2"><ol id="mg5p2"></ol></option></td>

        <td id="mg5p2"></td>
          <td id="mg5p2"><noscript id="mg5p2"></noscript></td>
          <pre id="mg5p2"><noscript id="mg5p2"></noscript></pre>

          <pre id="mg5p2"></pre>